森林大舞会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森林大舞会 > 森林大舞会 >

鹅白乌龟汗衫背心棉毛裤

作者: tina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20-02-09 05:29

  我前天发了一篇瞎七搭八,其中说到一个小笑话,说有人取暖穿加拿大鹅牌羽绒衫,有人取暖穿上海针织九厂鹅牌棉毛衫,很快有朋友指出我的错误:鹅牌棉毛衫裤(包括各种男女内衣裤),并非针织九厂生产,而是五和针织厂的产品。首先我对读者朋友的留言表示感谢,此处确实是写错了。但写错并非没有原因,因为鹅牌现在已经“整合”在三枪集团属下,属于“三枪”的子品牌,而三枪牌是针织九厂的出品。既然说到鹅牌,不如今天专门来讲一讲这个品牌好了,从背心、汗衫,到秒毛衫裤、卫生衫,鹅牌曾经为上海人的身体提供了一条完整的“产品链”,但随着时代的变迁,这个品牌的产品又慢慢淡出上海人的生活,成了三枪集团旗下的“低端产品”,这是令人唏嘘的。

  前两天有朋友问我,上海话里把“鹅”称为“白乌龟”,有什么说法?我未敢马上回答,查了不少资料却无法找到确切的答案。不揣冒昧自己想了个答案。鹅从古字来说,从“我”从“鸟”,鹅原来是天边飞过的大雁,不幸被人捉起来圈养,成了家禽。“鹅”是形声字,左半边的“我”是声部,因为鹅的叫声和“我”非常像,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”,当它向天歌的时候,发出类似“我”的声音。古代人多多少少是很讲禁忌的,鹅养着,逢年过节是要杀来吃的,杀鹅,听上去像是杀“我”,这怎么下得去手,所以给它起个“白乌龟”的别名,吃起来就名正言顺了。鹅和乌龟的相似之处何在?也许因为它们走起来都是那么摇摇摆摆的缘故吧。

  鹅和白乌龟的事情说得差不多,言归正传说鹅牌内衣。鹅牌内衣上世纪二十年代诞生,至今一百年不到一点,也就九十几年历史。它的创始人是五位来自宁波的好朋友,任士刚、罗庆藩、杨光启、钱箕传、梁悟庵,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宁波慈溪县城人任士刚。这位“老宁波”毕业于香港大学土木工程系,原在英商怡和洋行任建筑部监工,眼看针织品市场有商机,就联合四位同学。集资两万两白银,在爱文义路永吉里(今北京西路泰兴路以西静安瑞吉酒店附近)办起了针织厂。因为是五个好朋友,所以叫“五和”,五个老板和气生财。宁波话“鹅”和“和”谐音,因此产品定名“鹅牌”。一开始生产花边,后扩大生产线,开始生产汗衫等内衣。二十年代末在杨浦华盛路(今许昌路)建造新式厂房,鹅牌成为行销沪上的名牌,无论是质量还是销量均超过英法和日本同类产品。

  任士刚人称“汗衫大王”,他还是位营销天才。生意一起来,他就把“鹅牌”和“五和”商标进行注册,甚至和“五和”谐音的“五禾”、“五荷”,以及从“鹅牌”衍生的什么“金鹅”、“银鹅”、“天鹅”、“白鹅”……等等全都注册了,应该说他对中国人的秉性非常了解,所以先下手为强,确保自己的利益。当鹅牌在上海大行其道时,“三枪”这个牌子还没有诞生。但1937年的抗日战争,改变了任士刚的命运。一向标榜“使用国货”的五和针织厂在《申报》上刊登了一篇《外感与内侮》的文章,文中写道:“鹅牌卫生衫可防止外感,吾人从人身的外感,便想到国家的外侮。国人应精诚团结,共御外侮。”这段话被日本人捉了“扳头”(上海话“挑刺”的意思),日本浪人防火焚烧五和针织厂,险些让任士刚的企业陷入绝境。任士刚经此事身体一落千丈,1939年才43岁时就半身偏瘫,此后绵延病榻,1946年抗战胜利后病逝,年仅51岁。

  “老宁波”虽撒手人寰,但“小宁波”马上接班,鹅牌依然十分兴旺。任士刚共有四个儿子,长子任秉道继承了他的事业。任秉道有一儿一女,女儿任顺弥是荣智健的太太。另外任士刚的三子任秉正(后改名任策)毕业于圣约翰大学数学系,却是著名音乐家,是中央乐团解放后第一任指挥。这且不去说他,单说任秉道接手以后,鹅牌在品牌营销方面依然敢为天下先。笔者看到几张上海解放前夕街头的照片,在南京西路仙乐斯一带,鹅牌曾在人行道草坪上放置5只水门汀(水泥)白鹅,宣传自己的品牌,是当时南京路的一大景观。

  既然说到鹅牌的品牌营销,不得不提到鹅牌和五和针织厂另一位姓任的“老宁波”:任晓志。虽然同姓任,同样是宁波人,任晓志和任士刚、任秉道一家是世交,却没有亲戚关系。鹅牌最早的品牌设计不是任晓志做的,但1948年加入该厂广告部以后,任晓志负责了后来几乎所有的商标、产品包装和广告设计。说起任晓志和鹅牌的因缘,还有个有意思的小故事,当时任晓志为饭店橱窗画了幅厨师端菜的广告,引起五和针织厂老板的关注,于是把任晓志挖到厂里。

  除了鹅牌,任晓志还设计过很多花布、毛巾、被单等纺织品的图案,现在看到的“东北大花布”,当年多是由上海设计师设计的。那些大红大绿的花布中,凝聚了很多任晓志等画家的青春和才华。

  今天之所以写鹅牌的故事,还有一个原因,是我顶要好的朋友、在我文章中经常出现的@一剑穿过忧伤 兄,正是任晓志先生的外孙。任晓志家是美术之家,他的女儿任美君、任丽君都是上海著名画家。

  回头再说鹅牌的事情。1949年以后,鹅牌率先公私合营,之后的经历和众多老牌企业差不多,到1979年恢复厂名和鹅牌特色,一度成为全国著名商标。无奈进入九十年代后,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,鹅牌陷入困境,到2004年底不得不破产,“鹅牌”这个虽然不到百年,但也有九十几年的品牌,成了“三枪”系列的一部分,而且是走的是低端产品路线……不提了。

 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,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,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,问吧!

 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,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,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,问吧!

 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,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,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,问吧!